我浑身真疼

挖坑一条龙,填坑像条虫。

  还是最喜欢这个时候的你们,你们演活了本来只在文字间存在的尤其和杨猛,让他们成为有血有肉的个体。

  迷之音:说人话!

  还我上瘾第二季TT还有这两只好久没同框了!!


  

  毓埥一抬手,守在议政殿门口的掌事太监立刻走上前来等待吩咐。

  “差人备轿去接符晖过来,本王要见他。”

  “是。”

  此时的符晖正在房中阅读,只有这种时候,他身处他乡纷乱无助的心情才能得到片刻的安宁。

  叩门声传来,符晖闭了闭眼睛深呼吸一口气,看来命运见不得他太过清闲。

  「进来。」声音毫无起伏。

  门外的小太监推门而入,对着符晖行礼后道:「符晖公子,王上召见您,请您即刻前往议政殿。」

  ...

画风突变?XDD

  他躲在衣橱里,浑身僵硬,双手捂着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深怕被外头的男人发现他躲在这里。


  「我可爱的宝贝儿,你躲在哪里?」


  透过衣橱的门缝,他看到男人走进房里,弯下身子掀开床单看着床底。


  「不在这里呢。」男人放下床单,站直身子往衣橱这儿走过来,「会在哪里呢?等我把你找出来一定要好好罚你。」


  看着男人往这里慢慢接近,他的眼睛眨也不敢眨一下,身体不能控制的颤抖起来,绝望和恐惧将他包围夹击让他崩溃,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猛其其】月老掰弯我02

  自从那天之后,尤其和杨猛时常会连络,虽然他们各自身处不同的城市,但是只要一有空闲,两人就会约出来见面,看场电影吃顿饭之类的,彼此偶尔也会到对方家中作客。

  跟尤其相处的这段时间下来,杨猛心里一直有种很奇妙的感觉,明明他们还在学校那时候处处不对盘,尤其总挤对他,而他也看尤其不顺眼,可多年后再次相见,他们之间丝毫没有嫌隙,感情迅速而稳定的培养起来。

   这是不是就是月下老人替他牵的姻缘,指头上的红线另一端绑的是否就是他?

 杨猛不由得猜测,若对象是尤其,或许也没什么不可以──不,不对!他是直的,他喜欢的是前凸后翘又香又软的妹子,不是浑...

    #写到一半灵感忽然弃我而去的产物......虽然很短又没头没尾的但是花了我那么多精力写还是放上来吧


  等到尤其得知杨猛出车祸的消息,杨猛已经在医院里躺了两天。


  在枯燥乏味的课堂间偶尔转头,隔着一条走道远的座位上空荡荡的,尤其的心里也空空的像是少了什么。


  放学时,白洛因对顾海说: “待会儿你先回去,我去医院看看杨猛。”


  顾海看上去不太高兴,“我跟你一起去。”


  尤其一边心不在焉的收拾著书包,一边...

  “这杯饮料好甜,你喝喝看。”

  他将手上装着冷饮的杯子递给他。

 “既然觉得甜还喝。”他一边说,却还是伸手接过那杯饮料,就着吸管喝了一口,”无糖的,哪里会甜?”

 “我说的是你。”

【猛其其】月老掰弯我01

  杨猛洗完澡从浴室里走出来,放在电脑桌上的手机正好响起铃声,他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走过去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号码后随即接通。

  『喂,你到家了?』手机另一端传来尤其的声音。

  「早就到了,我都已经洗完澡了,你呢?」杨猛拉开椅子一屁股在电脑前坐下,一边操控滑鼠百无聊赖的逛网站,一边透过手机与尤其对话。

  『我刚到家。』另一头的尤其沉默了半晌后,接着说:『杨猛,有件事我要跟你说。』

  「什么事?」

  虽然看不到尤其的人,但是光听声音就能感受到他此时的情绪是...

  他站在置物柜前整理制服的样子让他想狠狠的把那一身整齐的制服弄乱。


  他对客人微笑时的侧脸,让他想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一口。


  他擦桌子时,上半身微微前倾,被拉直的衬衫遮不住他窄瘦的腰身线条,黑色长裤使他的双腿更显修长,让他想从后方环抱住他。


  这么可爱的孩子是他的员工真是太好了。


  服务员:店长一直盯着我压力好大......

  他们约好在图书馆里温书,他读得挺认真,而他却东张西望、东摸西摸,时不时还会打扰他让他分心。


  他被烦得不行,皱着眉刻意压低声音说:「你够了,你的心到底有没有放在书本上?」


  他说:「我的心放在你身上。」


  *坑都填完了,不知道要写什么......真难得我也有想挖坑但是不知道该从何下手的一天(´・ω・`)

【猛其其】相公~叫娘子!13(完)

  用之前攒下来的钱替娘亲办了后事,杨猛没有悲伤太久,他很快就振作起来四处去找新的活儿,毕竟心中有多么难受,这日子还是得过。


  然而杨猛去应征的那几间店铺,店主都认为杨猛太过年轻,少年人血气方刚、心浮气躁,以他贪玩不能专注干活为由拒绝聘用他。


  幸好以往替娘亲看诊的张大夫愿意给他机会,让他待在医馆里帮忙,酬劳虽不多,但已够杨猛三餐温饱还能攒下来当作积蓄。


  张大夫曾问他,「孩子,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听到这句问话,杨猛随即想到尤其,他早已将他视作共度下半生的人,...

  他是餐厅里一名小小的服务人员,有一天他端着菜正要送到客人桌上,忽然一个小孩跑过来差点撞到他,他怕小朋友受伤连忙闪开,锅子里的热汤因为他闪避的动作洒出来泼到他的手,手上立刻红了一片。


  然而那孩子的父母非但没有向他道歉,甚至还反过来责备他不小心,他虽然心中冤屈,却也只能握着被烫伤的那只手,忍着疼痛低着头不停道歉。


  店长前来为他解围,霸气的说他们的店不接待无理取闹的客人,要求他们马上离开。


  店长毫不在意那些客人嚷嚷着说再也不会来消费之类的话,带着他回到休息室替他包扎。...


【猛其其】相公~叫娘子!12

  杨猛离开尤家已然三天过去,这三天里,尤其都待在祠堂里罚跪,婢女送过来的饭食一概不吃,只偶尔喝几口水。

  尤其打小养尊处优,娇贵的身子哪里经得起长时间的折磨,双腿因连日维持着跪姿而酸疼麻木,腰背也酸疼不已,可尤其依然在祖先的神位前跪得挺直,他明白这是一场长期的抗争,所以他不能倒下,他祈祷着上天会看到他的情深意重,让陷入僵局的事态有转圜的余地。

  与此同时,尤宇谦正在正厅中劝父母成全尤其与杨猛两人。

  「爹、娘,你们就成全尤其和杨猛吧,就当作多了个儿子来孝敬你们。」

  尤老爷一拍...

【猛其其】相公~叫娘子!11

「逆子!」尤老爷扬手往尤其脸上刮了一记耳光,尤其跪在地上,被打得偏过头去,肤色偏白的脸颊上随即多了一抹淡红的五指印。


  尤夫人坐在一旁默默拭泪,而尤宇谦想替尤其求情,可尤老爷正在气头上,谁的话都听不进去,气急败坏的打断他,「你住口,这儿没你的事!」


  「爹觉得生气,那便打吧,但是孩儿决不会改变心意。」尤其抬头看着父亲震怒的容颜,眼神坚定而倔强。


  「你!」尤老爷气结,再次扬起手又想朝尤其脸上刮过去之时,幸好坐在一旁默默垂泪的尤夫人及时出声阻止,尤其才免受一次皮肉痛。


  「老爷,你别打...

  想问问有看过我文的大家(大家?明明就只有小猫两三只......好凄凉T^T)最喜欢的是哪一篇呢?拜托告诉我吧,我可以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还是有什么想看的梗也可以说出来,虽然我不一定会写XDDD

我真的很想知道那些疯狂用大把红心砸我,用力洗我版的小天使们,是真的有看完我写了什么之后才动手按下喜欢?还是只是就着文章的浏览页面稍微看个几行就顺手给我爱心?并不是在抱怨,只是我更希望看的人能多少给我一些意见,能够让我知道我有哪些的不好的地方,如此一来我会越写越好,而且我也会更有动力继续更新下去。

【猛其其】为狗血而写

  #之前发上来觉得实在太狗血所以就删掉修改之后重新发上来,希望感觉有好很多

  杨猛说:“尤其,我们分手吧。”

  尤其拿着刀笨拙的削着苹果的手在听到这句话时明显一顿,他还没发话,在一旁翻杂志的白洛因倒先开口了,”猛子,你是不是傻了?”

  杨猛的声音很平静,甚至已经可以说是毫无起伏,他的脸庞苍白消瘦,眼神却依然清明,“我是病了,但我病的不是脑子,因子,你能不能先回避一下?我想跟尤其单独说几句话。”

  白洛因没有多话,阖上杂志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起身往病房门口走,临走前他拍了拍尤其的...

【猛其其】相公~叫娘子!10

尤其牵着杨猛一路往正厅而去,尤家两老正抱着宝贝金孙享受天伦之乐,怀里的小孩儿被逗得格格直笑,欢笑声不绝于耳。

 尤老爷先看到了两人,他瞪着尤其拉着杨猛的手,原先和蔼的笑容瞬间覆上一层阴霾。

 尤夫人看到两人牵着手站在眼前时,脸上的笑也僵了,尤老爷遣退下人,让孩子的娘抱着小娃儿回房,正厅里陷入一片死寂。

 尤其和杨猛两人双双跪下,在这过程中,他们的手从未松开过彼此。

 尤其望着神情凝重的父母亲毫无惧色,他的眼神坚定而诚恳,「爹、娘,孩儿无意娶柳家小姐为妻,我喜欢的人是杨猛,望爹娘成全。」

 听到这话,尤家两老都露出震惊的神色,尤宇谦早已...

  身为一个公众人物,尤其对于社群网站上来自各方粉丝的示爱发言习以为常,但若是这些表白讯息的发送对象是杨猛,尤其就不淡定了。   

  自从杨猛以新人之姿出道后,凭着自然精湛的演技和亲和讨喜的个性迅速获得高度关注,当然他那张白净的脸蛋也是让他成为镁光灯焦点的关键之一。   

  倒不是他眼红杨猛的高人气,毕竟他自己也坐拥了上万名粉丝,而是自从杨猛在演艺圈出道后,尤其发现他的情敌变多了。   

  他愤恨的滑着微博,把杨猛五分钟前发上来的自拍照底下粉丝们的留言一条条看过,内容多半是...

  今天是我的生日,没干什么大事就又徒长了一岁,除了几个交情好的朋友之外没有人知道,我也不会觉得失落。

  在现实的磨练下,我越来越觉得踏实稳定最好,朋友不用多,知心最重要,感情上我宁缺勿滥,反正缘分到了自然会遇见,以往带刺的个性也逐渐被磨去棱角,越来越擅长用平静的表情去包装真正的情绪,只是偶尔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压抑许久的负面情绪会袭击而来,我并不奢望有人会发现我什至安慰我,躲在被窝里大哭一场,天亮后又是一个新的自己。

  祝我生日快乐。


【猛其其】相公~叫娘子!09

  岁月静好,时光犹如涓涓细流般悄无声息的缓慢流淌。

  虽然日子风平浪静,可是尤其心里却不踏实,总觉得有个疙瘩在上头,又无法将其除去。

  他虽然信誓旦旦的向杨猛承诺他会主动去向父母坦白,可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没个底, 不知道该怎么向爹娘坦白他跟杨猛之间的事。

  一日,尤宇谦带着发妻与儿子一同回来,见到许久不见的宝贝乖孙,尤家两老都乐坏了,一家子聚在正厅里说说笑笑,好不热闹,晚膳时,尤夫人还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菜,只为了让久久才回来家里一趟的儿子和媳妇尝到温暖实在的家常菜。

  ...

"活該死在冷坑裡。"
......說的不就是我嗎QQ

月山雨:

東君兒把瑤妹撈起來那一刻我真實的變粉了😞

一天天的我都萌了點什麼西皮啊,活該冷死在坑裡。

看订阅里其他圈里的标签,每天都有好几十条甚至上百条的新文章等着我去看,猛其枫稳永远都没有动静,如果有,也多半是我自己QQ好冷好凄凉,唉唉~不说了,写文去,就算很冷还是要继续耕耘!

  「混蛋,你真的走了,我只不过骂了你几句──走了就别回来,我才不稀罕你!」他把自己闷在棉被里赌气。


  在棉被里闷得快喘不过气,他索性掀开被子,眼神无比哀怨的看着紧闭的房门,「你真的不回来了?没有你哄我睡不着。」


  这时房门被推开,男人抱着枕头和薄被走了进来,满脸无奈,「明明是你赶我去睡的沙发,现在又是在演哪出?」


  他紧紧抱着男人不撒手,是他错了,再怎么生气也不该赶宝贝老公去睡客厅,要是感冒了心疼的还是他自己。

  他暗恋隔壁班的校草男神,总会在下课时刻意经过对方的教室前,只为了看他一眼;上体育课时,他一眼就能捕捉男神在球场上俐落矫健的身影,耀眼的阳光与他自信满满的笑容相比黯然失色。


  可是他长相普通、成绩一般,像他这样平凡无奇的丑小鸭,哪里配得上男神,所以他只敢缩在角落偷偷看他,只要能远远的看他一眼,他就心满意足了。


  有天放学,他在回家的途中看到一辆单车倒在路边,而男神坐在地上捂着脚踝,似乎很痛的样子。


  他毫不犹豫的走过去蹲在男神身边,「你怎么了?是不是脚扭了走不动?该怎么办......对,应...

  同班的女生总缠着他,要他去问班上那个转学生交女朋友了没。


  哼,那家伙也就高了点,长得帅了点,那些女生至于吗?还说他是什么闪闪发光的王子殿下,在他眼里就是一浑身男人臭的普通爷们儿。


  「不去!」这是他的回答。


  然而女孩子们烦人的功力不可小觑,几天之后,他再也受不了女生们的纠缠,终于臣服在她们的淫威下。


  「喂,你。」


  放学之后,他在走廊上叫住他。


  「有什么事吗?」他转过身,脸上带着笑,显然对他的主动...

  他们相伴着走过七个年头,感情非但没有被无情的时光磨损,反而更加坚韧。


  他的床头摆着他随意翻看的外文翻译小说,浴室里的漱口水旁是他的刮胡泡,洗衣篮里的白T混着他的牛仔裤,他们身边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关系,无一不祝福他们。


  第八年,他们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交换戒指,许下坚定不朽的誓言。


  阳光烂漫下,花瓣随风飞扬,他回头朝着他笑,而他毫不犹豫的走过去握住他的手。


  他说:「我们回家。」

我常常在想,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不见了,有谁会为了我着急、因为我的失踪而难过,心急如焚的四处找我

我想没有的吧,因为我一点都不重要......


【猛其其】相公~叫娘子!08

  尤其回来后发现杨猛不在,以为他又窝在厨房里捣鼓新菜色,结果来到厨房却没有如愿看到杨猛的身影。


  在厨房里头忙碌的大娘看到尤其站在门口东张西望,以为他是来找吃的,暂停手边的工作,勤快的迎上前来问他想吃什么。


  尤其问:「大娘,妳知道杨猛去哪儿了吗?」


  「小猛?他午时端着饭食去少爷您房里之后我就没看见过他了。」见尤其略着急的神情,大娘不由得紧张了起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意识到自己惊动了长辈,尤其忙安抚道:「没事,我就是问问,谢谢大娘。」...


【猛其其】夫夫相性100問Part3

  主持人:请问你是攻方,还是受方?


  猛:我是攻!


  其:我攻他受。


  猛:你ㄚ的!


  其:看来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有争议?没关系,回家之后我们再好好讨论讨论。


  猛:......


  主持人:为什么如此决定呢?


  猛:我不知道!


  其:你看他这么个小身板,当1号才诡异吧。


  主持人:你对现在的状况满意吗?...


我要挖坑了!!!

有一天,猛子跟着某个要好的女同学(或者随便一个什么姊姊角色都行)去月老庙,在月老面前,wuli萌萌诚心的向月老许愿只要对自己真心不管对象是谁都好,他不想要再当单身狗。结果拜完回来女同学桃花朵朵开,而杨猛这边还是毫无动静,悲愤之下他旧地重游回到母校散心巧遇尤其,故人重逢两人在外头玩了大半天,各自回到家之后尤其打电话向杨猛坦白说他喜欢男人,当下杨猛傻住了,不知道该回什么只能含糊打混过去。

这之后两人常常会连络,有空的时候还会约出来见面吃饭什么的,两人的关系像隔着一面窗纸十分暧昧,尤其甚至向杨猛暗示不断试探他,而猛子也觉得尤其不错对他亲密的举动和话语会感到心动,可是又犹豫纠结着不可以这么轻易地在一...

1 2 3 ————
©我浑身真疼 | Powered by LOFTER